SHUHARI 的博客

流光飞舞

标签 漫谈

Visual Studio Code 的 “圣诞帽” 风波

2019-12-19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一年以前的 Ant Design “圣诞彩蛋” 事件,这个彩蛋带给程序员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关于该事件的讨论可以参见知乎问题 如何看待 Ant Design 圣诞节彩蛋事件? )时隔一年,“圣诞彩蛋” 再次惹祸,不过这次翻车的不是阿里,而是风头正劲的微软 Visual Studio Code 团队。令人略感欣慰的是,这次事件只影响到 VSCode 本身,而不至于给使用 VSCode 的产品带来什么麻烦。

从一个错误处理提案,谈谈 Go 语言的问题和现状

2019-07-21

最近,Go 语言社区一件让人比较挫败的事情是,为了简化错误处理而提出的 try 提案,几经变更,又经过社区的反复讨论,最后还是黄了。关于该问题的一些讨论线索可以在 Github 专题讨论页面 Proposal: A built-in Go error check function, "try" #32437 上看到。

一个语法提案没有通过本来在开源社区不算什么大事,本来通过民主讨论决定语言的发展方向,也是集思广益的正常之举。但我以为在这个问题之后,折射出 Go 语言本身、以及社区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这还是值得玩味的。

我们是否应当克制对新技术的追求?

2019-02-19

毋庸讳言,程序开发是一个快速发展的行业,尤其是最近几年,从Web/移动到云、容器、DevOps、大数据、大前端、VR、区块链、人工智能,我们似乎有永远学不完的新技术;同样明显的是,程序员这个开发群体也极其热衷于追求各种更新、更酷、更强大、更优雅的技术。很难全面地评价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似乎我们已经把这当成一种不言自明的事实。

但最近,我听到了一些特别的声音,虽然它们来自不同技术背景的开发者,立场和观点也不尽相同;但这些内容似乎指向同一个结论,即:一些被认为是“老旧”的技术实际上是被低估了;而另外一些为众多开发者所追捧的新技术,它们未必真正达到如预期的那种生产力提升,并且,使用“老旧”的技术实际上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无论如何,这些确实来自真正的一线开发者的实际经验总结。我希望你能够听一听他们的声音。

Python 项目可以有多大

Python 项目可以有多大

总是看到有人说,动态一时爽,重构火葬场。然而这世界上有的是著名的开源项目, 也有像 Github、Instagram 这样流量巨大的知名网站是基于动态语言开发的,经过了这么多年重构,也未听说哪个作者进了火葬场的,不明白这些人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作看不见呢?不过他们说动态语言大到一定程度就无法维护,虽然这话也同样不值一驳,不过也提醒了我,我也很好奇用动态语言开发的项目规模能大到什么程度。

吐槽: 微信支付的 SDK(.Net) 可能是实习生写的

2017-11-06
C#

最近在作一个接入支付的项目,支付类型包括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我是一个懒人,写代码的原则是:只要官方有 SDK 可用的话就尽量用官方的,除非万不得已不要自己写。微信支付当然也是有 SDK 的(地址在这里)。但是打开以后想要引用的时候,我有点被其不专业程度 shock 到了。按照道理,像支付这样涉及钱包问题的接口,即便不包含任何服务器逻辑,也应该作得比较严谨和正规吧,但微信支付的 SDK(.Net版) 却只能算新手级别的。这样的 SDK 微信你好意思拿出来让客户用吗?

从《小戏骨红楼梦》看王夫人对黛玉的态度

《红楼梦》中王夫人对黛玉的态度一直是个谜,因为这两个人在整部书中交集相当少。部分读者从一些蛛丝马迹推断,王夫人内心应该是讨厌黛玉的。我个人倾向于相信这些推测还是比较有道理的,但推测毕竟是推测,如果客观来看,书中并没有非常明显的迹象。

这几天看《红楼梦:小戏骨》时,我发现编剧似乎也是这种说法的拥护者,剧中有几个很明显的情节处理体现了这一点。

为什么我(作为程序员)要避开中文

题目可能有些容易引起误会。作为中国人,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当然要使用中文,这是没有疑问的。然而,在程序员的世界中,我会在很多情况下尽量远离中文。前几天有朋友问我一个有关 GBK 编码的问题,我不愿意回答,他很不理解。但这是我自己思考以后做出的选择。

我并无意让其他人都接受我的意见。不过还是有必要说明一下我做出这些选择的理由,是否认同就是你的事情了。我相信读者的背景和知识范围会对他的选择有极大的影响。所以,觉得百度是世界上最好的搜索引擎的同学可以 Alt + F4 了,这篇文章不是为你写的。

接下来我会说明,在哪些地方尽量不要使用中文,以及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他们什么都可以不认真

2017-08-28

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我对事件本身并没有太多感想,但是之后发生的一些事情却让我想要说点什么了。

小女孩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猥亵。犯人被惩处是理所当然的,却有人跳出来说,你看小女孩也没有当回事啊,人家的家庭有人家的情况,你们这些外人起什么劲啊。

海底捞爆出卫生问题。官方的表态还是很不错的,比推锅给临时工的强太多。这时候又有人出来说了,其他饭店的卫生还有更差的啊,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暴风“杀了一个程序员祭天”,部分程序猿同学表示了不满。还是有人跳出来说,不就是一句玩笑话,这么当真干嘛,你们都是玻璃心么。

似乎在这些人眼里,所有的事情都不值得认真。但是我更愿意尊重认真的人,他们才是改变这个世界的动力。苏格拉底说,我是雅典的牛虻。而那些事事觉得无所谓、对认真做事的人还要冷嘲热讽的人,西方谓之犬儒,中国称为乡愿,孔子瞧不起他们,说他们是德之贼,宁愿与狂狷之人交往,也不要理他们。

日本:多难兴邦?

2017-06-01

最近阅读知乎书刊《浅谈日本IT行业》,其中一些内容让我颇有感触。

我个人对历史日本IT行业了解非常有限,仅仅知道曾经有一段时间日本IT曾经对整个行业有不少贡献。除了电器游戏什么的就不必提,诸如禅道、Matz 的 Ruby 语言、源自制造业的精益思想,都是我们熟知的内容。但是这本杂志的叙述却让我看到另外一个自成一体、因循守旧的日本。比如,日本互联网从 90 年代开始兴起,和美、中基本上处在同一时间线,然而和中美不同,日本互联网从兴起时就受到国内标准的严重制约,以至于 TCP/IP 这样的基础通信协议在境内都难以推行。讽刺的是,发生在 1995 年的阪神大地震却意外成为互联网推进的契机:在大灾难发生时,日本人才发现通过电子邮件与国际友人和志愿者通信比普通方式更加快捷方便,而互联网在信息传播上也高效得多,这才使得互联网在日本国内得到了长足 的发展。而智能手机通信 App 和 SNS 也是在 2011 年大地震之后迅速普及的。